导航资讯

主页 > 498888王中王开奖结果 >

498888王中王开奖结果

求 龙图案卷集 160 邪宫

发布时间: 2019-09-09 点击数:

  www.771990.com,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【邪宫】赵普和公孙起又去了趟皇宫,佯装是找包拯商量迎宾之类事宜,赵普却悄悄将手臂有凤凰纹身小太监事情告诉了包拯。。包拯也觉得此事非同小可,于是就告诫赵普切莫打草惊蛇,先暗中留意。赵普又找来了南宫纪和陈公公。陈公公听到赵普说,倒是有些疑惑,“这个么……”。“公公有线索?”赵普问。“哦,不是。”陈公公问,“展大人可否看清楚了?皇宫内侍有严格规定,身上应该是不会有纹身。”“哦?”赵普想了想,倒也是,宫里太监基本都是很小时候就送进来了,身上确不太可能有纹身“不过老奴还是去查查,以防万。”陈公公就下去暗中查看了。南宫纪也有些担心,莫不是什么奇怪人混到宫里来了?赵普和公孙无所获,只好暂且先回开封府。不过两人没走得,就被刚巧经过太后宫里太监柳公公截住了,“哎呀,王爷和公孙先生来得正好,太后正派老奴去开封府找公孙先生呢。“公孙微微愣,问,“太后找?有身体不适“唉,没有,适着呢!”公公掩着嘴笑,道,“太后是想问问,公孙先生是否对命理八字有研究?”公孙不解,“嗯,略懂而已。”“唉,先生谦虚了,先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谁不知晓啊。”柳公公引着公孙和赵普往后宫走,道,“太后这会儿是给香香公主取名字呢,想按照宫主八字挑些字出来。”“哦……”公孙倒是明白了,这个自己倒是能帮上忙。此时,太后宫里可热闹,赵祯也在呢,桌上好几本书,好些文官也都在,众人都在各种挑字。赵普嘴角抽了抽,心说至于么,不就起个名字,赵香香就挺好听。公孙忍着笑走进去,刚坐下,个小太监就给他端上杯茶来。公孙就这么抬眼功夫,那小太监手从他眼前划过……。公孙愣了愣,刚才那下,他看到了那小太监胳膊上有点点纹身露在白色衣袖外边,虽然只有点点,但公孙还是很确定,他刚才看到了点纹身是凤凰尾巴。公孙皱眉,不动声色地回头去看了眼,那个小太监目测三十来岁,身材瘦小十分不起眼。但公孙还是觉得他有些眼熟,因为他时常跟在太后身边。此时他正也给赵普上茶,上了茶之后就垂首站在了旁。公孙忍不住皱眉——竟然是太后身边跟随多年太监?他开始怀疑,自己是否看错了?公孙刚才还开开心心脸上突然没了笑容,虽然他尽量掩饰,但还是有丝疑惑和震惊露了出来。赵普也不知道是时时刻刻都在关注公孙神情变化,还是说这么巧刚好看见了……总之公孙看了那个小太监眼举动,丝不落地看在了他眼里。……。“森罗殿?”开封府里,小四子捧着脸惊讶地问霖夜火,“那是什么啊?”霖夜火困扰地托着脸,道,“只要下大雨日子,睡觉必然梦到同个场景,昏暗房间里火光冲天,四周围也很热,然后就只身走在条窄窄拱桥上面,拱桥上砖头像是黄金样,而在拱桥下边是熊熊烈火,火焰里有人在挣扎嚎叫,四周围就好吵。走过那条桥,前方有大片空地,地上到处都是身受重伤在火里挣扎人,像是刚刚从火场里爬出来样,面目狰狞。而且总觉得那些人好熟悉,似乎是在哪儿见过,但是又想不起来。直往前走,走到条长长浮桥前边。浮桥两边都是水,水是血红色,还燃烧着火焰,浮桥尽头有个宝座,宝座上坐着人。”小四子和箫良都张大了嘴,听得很紧张,而邹良也是皱着眉,“坐着什么人?”霖夜火无奈摇头,“不知道,每次都看不清楚那人脸,就醒过来了。”霖夜火点点头,“每次就在要走近看清楚些时候,眼前就好像被火焰包围了样,然后身上也热,就被惊醒了,还以为自己也着火了。”邹良皱眉,如果下雨就被这种梦境所困扰,那倒确是难怪霖夜火会下雨就闷闷不乐了。小四子觉得霖夜火得了怪病了吧,好可怜,“怎么不跟爹爹讲呀?爹爹说不定能治好。”霖夜火无奈,“又不是生病,只是做梦而已,公孙先生还会解梦么?”小四子撅着嘴想了想,“那说不定有办法呢?特别是身上热啊什么,做好梦出汗么?”霖夜火摇了摇头,“没有。”“唔,好奇怪。”小四子摸着下巴想不明白。箫良也在旁抱着胳膊想心思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不小心看到过什么古怪东西呢?还是自己也做过同样梦?为什么霖夜火梦境讲出来,这么耳熟?不过箫良也明白,自己肯定是没去过那么可怕地方,但就是听着好熟悉,要不要写封信问问他爹有没有过这种地方?邹良看了看霖夜火,“会住在西域,也是因为那边雨水少吧?”霖夜火点头。“那师父有没有说过……关于这个梦?”邹良问。霖夜火想了想,“说过,不过跟没说没什么差别,他只说,切都是缘,要忍耐,不要被什么心魔迷惑之类。”“哎呀。”小四子无奈,“小霖子师父怎么说话这么深奥,”霖夜火也无奈,“从小就这样,那个大和尚!”邹良皱眉,总觉得谜团重重。“喂。”箫良突然抬起头,问霖夜火,“既然那么怕下雨,干嘛大老远跑来中原啊?”霖夜火扁了扁嘴,“其实……”“小良子。”小四子觉得小良子问了个笨问题,“这么严重病当然要治疗啊,小霖子是来找原因是吧?”“嗯……”霖夜火也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。旁邹良看了看两个小,幽幽开口,“是怕长期睡不好会影响皮肤,老得快吧。”邹良话说完,霖夜火捂着脸张大了嘴,“看得出来么?”。邹良嘴角抽了抽,“那可不,皮都松了……”霖夜火嘴更张大了几分,随即见邹良脸上似笑非笑神情,火上来了,扑过去就要掐死他,“再敢说老!再敢说胖!宰了!”两个大人打了起来,小四子托着下巴摇头,心说小霖子真笨,二十几岁怎么可能皮松掉。不过小霖子和猫猫和爹爹正好相反,猫猫和爹爹是谁说他们瘦他们发飙,小霖子是谁说他胖他就发飙,好有趣……。想着,他就又去拿了块绿豆糕吃,转脸想给箫良也块,却见箫良托着下巴眉间拧个疙瘩似乎冥思苦想着什么。“小良子?”小四子叫了他声。箫良却似乎没听到,挠着头脸苦恼,“尼玛,爷在哪儿看到过呢?祖奶奶得怎么想不起来?!”。小四子块糕点塞进他嘴里,正色,“不准说脏话!”箫良睁大了眼睛看着小四子,随即仰起脸——哎呀,想起来了!……白玉堂跟着黑衣人路走,对那罗里吧嗦黑衣人爱理不理。展昭小心翼翼抱着白玉堂刀,在暗中尾随,他也不敢跟太近,但是又不敢丢太远,万有什么事情,好及时扔刀给白玉堂远处,跟着天尊和殷侯倒是比较轻松。殷侯无奈看着前边展昭,光从背影都能看出“担心”两个字来。天尊则是边跟,边观察殷侯神色“唉。”最后,天尊似乎是忍不住了,问殷侯。“干嘛?”殷侯看他。“是不是发现了些什么?”天尊问,“打从刚才开始就觉得怪怪。”殷侯看了看他,脸惊讶,“从刚才才发现怪怪?都怪怪百多年了,以前没发现?!”天尊望天,伸手把拽殷侯头发。“嘶……”殷侯被他拽得生疼,睁大了眼睛看着天尊,“轻点,爷都百多岁了,扯秃了长不出来怎么办?”天尊眯着眼睛看他,那意思——说不说殷侯望天翻了个白眼,“想起件事,以前银妖王没跟讲过?”“讲什么?”天尊不解,“别卖关子,知道记性不好。”殷侯无奈,接着说,“以前听过个关于森罗殿和修罗堂说法。”“什么森罗殿修罗堂?”天尊不解,“地狱么?”。“魔宫听过么?”殷侯突然问。天尊仰起脸,“嗯……耳熟啊。”殷侯点点头,“耳熟啊?”“是啊!”天尊认真,“在哪儿听过……啊……”话没说完,天尊嘴被殷侯捂住了,他之所以会叫声,是因为殷侯扯了把他头发。天尊拧着眉头摸着自己头,看殷侯,那意思——干嘛扯?!。殷侯指了指自己鼻子,“魔宫!”天尊眨眨眼,“哦……”他有些讪讪地摸了摸鼻子,“忘记掉是魔宫宫主了,谁让这么问了,时没反应过来么。”殷侯脸佩服地看他,“那么邪宫呢?听过么?”天尊愣了愣,摇头,“什么来头?”“竟然没听过。”殷侯抱着胳膊倒是有些意外,道,“魔宫是当年最大邪魔聚集地,是个具体地方,虽然魔宫不好找,但至少大家都知道他在地上。”天尊点头。。“可邪宫就不同了。”殷侯道,“当年听风老头提起过,那是练内功炼炉。”“风老头?”天尊想了想,“哦……那个内力好高白胡子老头啊。炼炉啊……”“炼炉知道?”殷侯开始严重怀疑邪宫事情天尊也知道,只是被他忘记了。“炼炉知道。”天尊点头,“那时候盛传练几种内功圣地么,练至寒内力冰炉、练至阳内力火炉、练至刚内力铁炉、还有至柔内力水炉,总共四大炉,据说是四个地宫是么?”殷侯点头,“知道其中冰宫所在地是千年极寒岛,玉堂外公应该就住在那儿。”“是。”天尊点头,惊讶,“千年极寒岛原来就是冰炉啊?就说陆雪儿那丫头跟根冰棍似,玉堂也那么重寒气呢。”“其实也是……”殷侯道,“只不过是出生在天山之巅,那里也冷,而且天分不同。”“嗯。”天尊摸着下巴示意殷侯接着说。“而至于铁炉听说是个兵墟,在塞外条沟壑里,直通地底。”殷侯接着说,“水炉是在巫山内处险要瀑布下潭底,貌似是万水汇聚险地。而火炉,就是森罗殿、修罗堂,说是在地狱。”“嚯。”天尊挑眉,“这个怎么听着这么不靠谱啊?讲了半天,跟邪宫有什么关系?”殷侯淡淡笑,道,“不知道么,天底下其他那三大炉,都是不可建造,只能到聚天地灵气灵地去找!”天尊点了点头,倒也是,千年极寒、地底深沟还有万水交汇,可不是能随便建造。”“但惟独这火炉。”殷侯挑眉,“是可以建造出来!”天尊皱了皱眉,虽然他有些糊涂,但人可聪明,就问,“难道这邪宫是人造火炉?”殷侯点点头,“当年有个高人建造了个人造地宫,分成森罗殿和修罗堂,是模仿传说中火炉建造,但是练到后来走火入魔了……”天尊脸色微微变,“没烧死,而是走火入魔了么?”殷侯点头,“据邪宫当年已经十分浩大,不少人慕名而去,去火炉练内力,教众数以千计。然而邪宫宫主突然走火入魔,于是……““于是,邪宫变成了炼狱,所有练功人都死在了里边?”天尊皱眉,“又是个练武成狂疯子造就悲剧。”“更精彩还在后头呢。”殷侯接着说,“据说当年为了使森罗殿和修罗堂火永不熄灭,邪宫宫主弄了很多人蜡,足以烧千年不灭。”天尊嘴角抽了抽,“有没有那么邪门啊?难怪叫邪宫,不过倒也不是没有长明灯,那得烧成什么样子?”。“邪宫建造在地下,最后据说有人放下了千斤顶,于是……”殷侯道,“邪宫成了个直燃烧着宫殿。”“千斤顶都掉下来了,火没有灭么?”天尊不解。“估计有通风口吧。”殷侯挑眉,“也只是听说,而且风老头他也是听说,换言之,这个邪宫都存在好久了,但是风老头说了,那个地方怨气重,且高手内劲存于宫中,虽说它不是真正火炉,但是烧了那么久,可能比真正火炉还厉害了!”“这也算错有错着。”天尊皱眉,“怀疑那个什么森罗殿……和当年邪宫有关系?”“更好奇是如果真有人在那里练功,会练成什么样。”殷侯说着,又补充了句,“对了,还听风老头说,为了保证火炉功效,邪宫四周都是用金砖修葺。”天尊愣,问,“那岂不是跟着火黄金城样了?”。“也许,龙凤古城也成了另个火炉,陈茂在里头神功大成,于是出来报仇了?”“可他还找龟甲干嘛?”天尊觉得哪头都有些线索,但又哪头都说不通……这时,殷侯轻轻拉他。。天尊此时也感觉到白玉堂他们已经停下来了,于是两人跃上处高枝往远处看。就见在密林深处个山坡边,停着架巨大马车。这马车全身乌黑,四周围有红色漆画着火纹,在夜幕下显得十分妖异。展昭就蹲在稍微前面些棵树上,皱着眉看着,微微有些担心……马车之中有人,而且,内力高强,不是普通高手那么简单。这时,就见车帘微微挑,黑夜中,马车里人隐藏在车内,根本看不到脸,只是他伸在外边手,却是看得清晰——那只手惨白惨白,指甲乌黑,而在这惨白如同死尸样手上,布满了烧伤痕迹。白玉堂就站在马车前,那个给他引路黑衣人走到马车边,跟车里人说了几句话。随后,众人就听到马车里传来了阵诡异哑笑声,幽静树林里,这笑声比夜枭叫声,还要刺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