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资讯

主页 > 493333开马 >

493333开马

与红心杉木结缘

发布时间: 2019-08-09 点击数:

  地处中亚热带气候中的吉安,自然资源丰富,森林植物种类繁多,仅木本植物就至少有1400多种,不乏银杏、金丝楠、红豆杉等珍稀树种,更多的是松、杉等常见的用材林。其中红心杉木,却因特殊的材质而卓然挺秀,成为同类树种的佼佼者。

  我在泸水岸边的村里长大,村后是河滩,村前是开阔平整的田垅,几里外才是低矮山坡,十几里外才是龙须山脉。在平原成长的我,对崇山峻岭和高树密林觉得很神秘。50年前,我父亲在地区农垦局工作。时局混乱了两三年后上级指示要“抓革命促生产”,父亲就被派驻遂川县衙前林场蹲点两年。我刚读初中,放假了,就缠着父亲带我坐运木头的汽车,去离家乡百多公里的山里玩。那林场就在衙前街西北面小河对面的山坡上,桥是用很粗的松木架成的,可过汽车。办公房前有很大的场坪,总见工人把杉木从车子上搬下来,堆成小山似的。一根根丈量后,等来了汽车又搬上去。他们还把一些很长和笔直的木头挑选另外放一堆。我问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?父亲说,这些木头格外好,叫红心木。他蹲下来指着木兜处说,你看,中间这一圈,是不是有褐红色?我好奇地探望,果然如此,有的木头的褐红色比例占一半。父亲告诉我,红心木很坚硬,经久耐用,不太容易腐烂;又长得粗,笔直,节少,好做家具,建房子更合适。红心木就在年少的我心里留下了印记。

  父亲回家休假,总会讲起我家建房子时的往事。我祖父在武汉做生意,1924年回家建房子。祖母娘家就在泸水岸边的梅塘街,老家是安福洲湖,数代经营木材,在陈山有大片林地。木材扎排顺泸水到梅塘集聚,生意做大了,家族就分支在梅塘街渡口边定居繁衍。女婿家要建房子,就供应最好的木材。我家的房子是标准的“排撑房”,意为用排排木头支撑。外墙是青砖马头墙,里面全是木结构。墙的内壁都镶上两米高的木板,房间全是地板。最奢华的是屋顶瓦棱,一般是三尺多宽垫一根木头,叫瓦行木,可我家是一尺左右一根,主要是防盗。即使贼从屋顶揭开瓦,也进不了屋里。屋梁和屋柱便是红心木,近百年了依然坚固。不仅我家,在吉安很多古村名村凡质量上等的房子,都是这样的“排撑房”,那要多少杉木啊。梁木和屋柱红心木成为首选;富裕人家的门枋板壁,也是红心木做的,那就更奢华了。

  我是恢复高考后“七八”级学中文的,只两个班,经常在一起上大课,年龄悬殊很大的同学们一起做过诗人作家梦。得知隔壁班吴志昆同学一年前就在《诗刊》(1977年6月号)上发表了一首长诗《井冈林海情意深》,钦佩得了不得,赶忙找来拜读金六福论坛794444,在这顶级的刊物上发表诗歌,吉安几十年来也没几位,吴兄自然成为我们的偶像。此诗产生的背景,是主席逝世后,兴建毛主席纪念堂,中央调运井冈山地区(吉安市原称)安福县100立方米陈山红心木进京。吴兄以深沉雄郁而凝练的诗句,抒发了井冈人民对领袖的怀念之情和继续革命的宏愿,感人肺腑。由此,我增添了对红心木的仰慕。

  后来还知道,红心木自古就是贡品,调往京城修建皇宫,还曾远销海外。不记得哪里记载了,明代郑和下西洋时建造的大船,也有吉安红心杉木。清同治《安福县志》记载:“山谷中杉木尤多,其产陈山者性坚不裂”,红心杉木“闻名全国、甲于东南”;清代诗人朱翊庭赋诗慨叹:“翠峰望不尽,古木参青霄。萦回绕林壑,步步如天高。”

  安福县彭坊乡群山林海中的垇云村,恢复了神秘而热烈的火把节,我受邀前往观摩。这正是盛产红心木的“百里陈山”中心地带,文友带我们去瞻仰丛林中的“杉木王”。这棵经历300多年风雪的巨树,刺破蓝天,七八层楼房高(26米),两人也难以合抱(围径3.8米),繁衍的子孙无以计数。莽莽苍苍的陈山,是红心木尽情成长的宝地。

  安福文友马祝才长期在林业战线工作,对各树种花卉如数家珍。他告诉我,红心木其它地方也有,但陈山温和湿润的局部气候和肥沃的土壤最适宜其生长。随着树龄增长,材心树脂积淀丰富,大部分呈褐红色,材质坚韧,不翘不裂,纹理美观,气味芳香,可谓“杉中之王”。他自豪地说,北京奥运场馆等国家重点工程,也选作专用材;我省要求山上造林树种主推陈山红心杉,2012年11月3日,被国家批准为地理标志产品。他还告诉我,民间以红心杉为贵,除建房、建桥需用外,制作箱柜、桌椅、水桶等都喜使用;尤其盖宗祠、制嫁妆等喜事,更是必选。自古以来陈山一带就有插杉的传统,又勤于抚育,使之更好地发展。因为主管部门和林农都知道,红心杉虽是大自然恩赐的良种,但也需珍惜保护和科学培育繁殖。

  友人送了两块红心杉制作的镇纸给我,上面刻了字,一块是“天遂人愿”,一块是“返璞归真”,我很喜欢。